嚴長壽:找到自己的第一名

「我考前一天背會的東西,一看到考卷就忘光了!我強記能力很差,而且緊張得不得了!」坐在亞都麗緻飯店的總裁辦公室裡,嚴長壽談起當年自己念書的窘境,自我嘲笑了一番。
如果以主流價值,用考試決定能力高下的標準來看,嚴長壽說,「那他就是一個失敗者。」但是,他並不是,相反的,他以只有高中學歷的背景,從美國運通的傳達小弟做起,二十八歲就做到美國運通台灣區總經理。之後,更被延攬為亞都麗緻飯店的總裁,一路帶領台灣觀光業走向世界舞台,希望「用觀光,讓台灣跟世界做朋友。」他對台灣觀光與飯店業的貢獻,甚至被稱為台灣的「飯店教父」。
今年初剛退休的他,現在更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公益事業,創設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,選擇台灣資源最弱勢的台東,開始搭建他的公益平台。
他帶著來自台灣,甚至世界各地的藝術家、教育家、企業家,去感受花東之美。因為感動,藝術家來為原住民上課、企業家慷慨贊助、政府單位配合推動國際包機到花東、有人從海外自己花錢飛來當義工教英文,當地的學校、老師、學生全都動起來支援活動。嚴長壽說,他選擇台東這個最弱勢的地方,希望做出一個示範,「我想把他們的生命力帶起來,我鼓勵他們要有骨氣。」
退休後的嚴長壽,即使身體剛動過手術,摘掉一顆腎臟,體力必須省著用,但他的行程幾乎比退休前更忙;一個星期裡,台東來回好幾趟,他忙著培訓民宿業者接待國際觀光客、忙著為當地年輕有才華的藝術家找舞台、忙著發展花東的美食產業……。
他說,他正想著如何把台東成功漁港的魚,搭配台東池上的米,做成頂級美食的台灣壽司。他的熱情好事,真的如他自己所說的,「連自己都快受不了」。
Q可以談談在台東推「希望學堂」的事嗎?
A我們本來要接下一所台東廢棄的小學,因為我看到台灣有一百五十多所廢棄的小學,覺得自己有辦法改變這些廢棄小學,賦予它們新生命。因為當一所學校遭廢棄,當地的社區就會跟著沒落下來。可是那裡還有好多年輕人、藝術家,假如我可以把這地方打造成藝術村,我就可以創造一些新的生命。
可是在我進一步觀察以後才發現,台灣不但已經有一百五十多所廢棄的小學荒置多年,連現有的學校,有好多都已經快要送進「加護病房」了。單單一個台東縣,去年的出生人口是一千九百多人,可是台東有九十多所小學,也就是說六年以後,平均一個學校也只能分到二十幾名學生,偏遠學校可能只分得到兩、三名。
看到這樣的現象,我知道政府如果還不改變,這些老師會失去工作,這些學校會失去生命,所以現在是台灣必須面對大改變的時候。
一方面我看到一大群年輕人,他們並不喜歡讀書,或是讀書不是他的專長,但是他們擁有很多其他藝術方面的才能;另一方面,我又看到有一大堆擁有良好條件的人,卻沒有辦法把他的條件轉換成幫助社會的力量,以提升這些弱勢地區。所以我來台東,就是想凝聚這些力量。
過去這段時間,我帶了藝大的校長、實踐設計學院的院長、音樂界的馬水龍老師……,許許多多的人來台東訪察,他們都很認同我的理念,我扮演的就是一個公益平台的角色。所以我目前的想法不再是去恢復一所已經廢棄的學校,而是把募到的大部分經費投資在軟體上,從人來改變。
讓世界認識花東之美
去年八八水災以後,我發現花東產業受到很大的衝擊,沒有人來旅遊,尤其是民宿,沒有生意。於是我開始培訓民宿業者,目的是希望能吸引國際觀光客來花東旅遊。我也跟政府建言,可以先把香港人帶進來,因為文化、語言都比較相近。我建議政府可以包機從香港直接飛到花蓮、台東,我也陪交通部長走一趟後就拍板定案。
五月十五號,第一班直航包機來台東,我去接待他們,目前已經試飛了四趟,帶來許多香港旅行業者、媒體、名人、部落客等,現在香港很多媒體都在大幅報導花東。
Q:所以你希望用花東的文化特色讓他們跟國際接軌?
A我做幾件事,一是產業方面的品質提升與人才的培養。北藝大幫助我發揮原住民的天賦,今年暑假我們會為這裡的國中生、高中生辦「天賦發展營」,我請來的師資包括林懷民、朱宗慶、拉黑子、胡德夫、江賢二、張正傑……等。
我們還會舉辦連續四個星期的英語訓練營,將收一百多名學員。從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來的志工,會自己募款飛來台灣,我們的基金會則負責接待他們。我們還找了醫學人文團隊來當志工,我把他們也帶進來,因為他們是最需要有愛心的人。此外,也找來了國立台東大學的學生。我現在會到台東不同的學校做不一樣的活動,把更多力量結合起來,而不再只是自己造一間廟,在裡面當和尚。我到每一所學校辦活動,讓學生、老師一同參與,把他們的生命力帶起來。
不讓有天分的人被埋沒
Q:你做這些,最想要改變的是什麼?
A我不敢說我想改變什麼,但我會選擇一個最偏遠弱勢的地區來做這些事,是希望可以做出一個示範。我發現台東有許多有天分的人,如胡德夫、紀曉君、陳建年等,他們都來自台東,平常演唱結束後,回來就沒事做了。我現在邀請這些大師回來,一起為社區努力,盡一份心力,因為這裡真的沒有資源。像是都蘭糖廠裡的藝術家,難道我們的文建會、原民會看不到?這些藝術家聚集在一起,其實只要一點點養分,就會很不一樣。他們之前用的音響爛得一塌糊塗,我無息貸款讓他們去買台好一點的二手音響,讓他們的音樂表演更好看些。我鼓勵他們要有骨氣。
如果我能讓這個區域做出好的示範,或許將來可以給更多人參考。
Q:你覺得台灣要面向未來,現在教育上最需要改變什麼?
A如果我們可以讓每個人從不同的領域裡,找到他自己的第一名、第二名、第三名。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天賦,若能找到讓他更自在學習的領域,他就可以找到自己的自信;當然,基礎教育是不可或缺的。
但是台灣現在的教育,不但是在盲目的培養大學生,甚至也盲目的培養碩士生、博士生。許多人除了會讀書,什麼都不懂。不會做人、不懂如何與人溝通,沒有熱情跟責任感。結果真正有能力、有熱情的反而是那些處於社會最底層、最沒有權力與資源的人。很多有天分的人可能都被埋沒,可是我們卻還加倍的培養未來的博士,台灣哪裡有這麼多空間給這些碩博士工作。
我不斷在強調的是,你要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、尋找自己的優勢,讓自己有能力去觀察世界的變化,這樣才能找到自己的舞台。
Q:如果你不跟著主流價值走、不跟大家走一樣的路,你是怎麼去克服尋找過程中的恐懼感?
A我以前是很沒有自信的人,我前一天背會的東西,隔天一看到考卷就忘得一乾二淨。我記憶力很差,而且很容易緊張。可是我在其他方面,連校長、老師都會覺得我很特別。
我是樂隊隊長,民謠社社長,我對這些職務都很投入、負責。當時的教官跟訓導主任吵完架後就不幹了,可是我們再過兩個月就要比賽,我就帶著樂隊練習,練到基隆比賽冠軍,然後參加全省比賽得到第二名。
我當了三年兵,後來去美國運通從傳達做起,一路做下來,真正讓我找到自信的,就是在美國運通工作。美國人比較客觀,你有本事,就給你機會。如果我在公家機關做事,發展空間可能就比較有限。但我相信就算做不同的行業,我也有可能成功,因為我的熱誠,連我自己都受不了。
我發現我只要一上手工作,我的力量就會爆發出來。所以我鼓勵年輕人,認真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,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;當你看到一件事情可以因為你而不同,你的成就感就會油然而生。
Q:你的新書名為《你可以不一樣》,你期待看到哪些不一樣的年輕人,現在年輕人太相似嗎?
A要啟發孩子自信的方法就是,老師不要永遠以為他是在教。老師如果可以放下身段,覺得他也是同時跟著學生一起學習,老師就會不一樣,就會用不同的方式啟發孩子。現在我們的孩子都變得太一樣了,都跟別人一樣,卻不知道自己是什麼。
Q:從一個資深父親的經驗來看,你覺得做父親最重要的事是什麼?
A每個孩子都有他發展的潛力,也有他發展的極限,你就是要輔助他找到那條線,讓他全力發揮;可是當他到達極限、面臨痛苦壓力的時候,你也要能夠讓他自在、安適於他自己的條件,讓他知道不管他做什麼,都可以做一個有用、對社會有正面幫助的人。

熱門文章